《太子妃花事记/掖庭宫花事》作者:玉胡芦 宫斗文,文笔好,结局He

2019年4月24日11:27:34 发表评论 411
摘要

女主可以算是奸生子。从小被当成小太监养大。男主是被几度废立的皇太子

“轰——”子时三刻,天乌压压的,闷雷阵阵,墨云暗沉,如同此时此刻整个大奕王朝即将要翻滚的暗涌。

京城四月的天,到了夜里头还是凉。西二长街上梆子打过一慢三快,夜风掠过砖石地上的轻尘,跟着人的脚尖儿绕,走路的都不敢回头看,生怕夜半三更身后随来甚么鬼魂。
一座百多年历史的禁宫,红墙黄瓦的,帝王气一弱,那弯弯弄弄里藏着的不好东西便似要趁机生乱。

“弥弥麻麻轰——”养心殿旁的偏殿里,僧人祈祷的声音低浑如钟,天塌地陷一样的紧迫。压制着暗里作祟的邪崇,亦催着那打更太监的脚步飕飕。
这是个阖宫不眠的夜晚,尽管没有人宣张到底出了甚么事。

正殿的金砖地上匍着几排人,低着头悄无声息。万禧皇后带着东西六宫的嫔妃们与庄贵妃在龙床边上跪了一地,摒着哭腔,连声音都不敢发,心口怦怦跳。
几名德高望重的老太医跪在床前施针,小心翼翼。龙床上的隆丰皇帝面色如土灰,只有出的气,没有进的气。脸有些浮肿,三十七岁,依稀可见昔日楚氏皇族的清贵。
许久了,太医拔针。
一旁的庄贵妃急切要迎上前去,被万禧皇后微微瞪了一眼,她忙又顿住了身形。
万禧皇后敛起愠色,问太医:“怎样了,可能熬过这一劫?”
太医摇摇头。
回天乏术啊。大奕王朝走了近二百年,近两代下来的皇帝没一个活过三十五岁。隆丰皇帝十一岁登基,打小身体就一直不太好,早两个月前就开始尿血了,腿上也是一摁一个洞。肾气上的病,二十岁上就开始,一直用药吊着。倒是勤勉朝政的,奈何命短福薄,去岁江南闹了一场大灾,这一来二去就彻底愁垮了。

见太医摇头,一地跪着的嫔妃们顿时掩不住哀伤,萋萋又哭。
“都住嘴,还没到哭的时候。”被万禧皇后压抑着厉声喝住。
她是十七岁和皇帝大婚的,现年皇帝走了,她也才三十九岁,要论伤心,最伤心的该属是她。也曾怨恨过他后来频纳妃嫔,或是几夜留宿谁谁宫中,但是一想到他即将英年早逝,没有人会比自己更绝望。
然而现在不能倒下,皇帝没有留下任何子嗣,须得趁他这时候还有一口气,当机立断地把储君之事定下来。
她挥退了东西六宫的多余妃嫔,只留下翊坤宫的庄贵妃。当然,她对庄贵妃的脸色是并不好看的。这个妖精,她亏空了皇帝多少精血。

“应扶齐王楚曻,齐王乃圣上一母同胞,自幼聪颖好学、骁勇善战,这些年立下不少战功,可堪重任。眼下须发疾书召他立刻从高丽回朝……在这之前,宫中之事除却我等众人,对外暂且隐瞒不报。”紫檀雕蝙蝠衔佩纹扶手椅上,万禧皇后这么说着,看了一眼身旁的内阁首辅左进森。
左进森六十余岁年纪,闻言颤颤点头,深以为然——皇帝无子,不扶自己亲弟弟还扶谁?

庄贵妃拭着眼泪轻语反驳:“姐姐说得是,但莫要忘记京中还有肃王、庆王几位王爷,他们能善罢甘休?只怕等不到齐王回来,朝中就要乱了套。要嫔妾说,宗亲里只有裕亲王为太后嫡出,眼下没有谁人比他更名正言顺。”

一番话说得万禧皇后阴了脸。好个人走茶凉,皇帝这还没咽气呢,她庄贵妃倒急着为自个打算起来了,枉费皇帝这些年对她那般纵惯。
说起来,今上隆丰皇帝并非太后嫡出。当年太后多年膝下无子,便从彼时的许惠妃身边过继了皇长子楚旭,又过了八年后才生下自己的太子楚昂。先帝驾崩前楚旭时年十一,太子楚昂仅两岁,为了大奕江山社稷,遂将储君之位禅给皇长子楚旭,封太子楚昂为裕亲王,改年号隆丰。如今楚旭将薨,便是把皇位还给正值英年的裕亲王楚昂,其实也在情理之中。
但庄贵妃可没般大义,她这么说,只是因为她的表妹嫁的正是裕亲王,姻亲关系相连,她怎样都不吃亏。
万禧皇后刚想要张嘴呵斥——“都给朕……住口。”龙床上忽然传来动静,很沙哑,但依然可以听得出圣怒。

“哗啦——”夜空划过一道闪电,天际瞬时亮如白昼。那光透过雕饰的宫窗,照在隆丰皇帝三十多岁瘦削而略带浮肿的脸庞,透出一股将死的青紫。
想他年轻时候的意气风发,这样看着只叫人悲哀。
众人噤声,抬眸望过去。
他像是用了很大的力气,然后沉重地想要支起手来,但是失败了。

万禧皇后示意,太医连忙施针下去,久久的,他才说出来一段话:“朕继位二十六载,二十六年间事事躬亲,夜不成眠,勤勉朝政,奈何天不怜眷,弱体难支,以致国治未臻,民生未遂,是朕之罪责也。弟裕亲王楚昂,恪守君臣本分,矜矜业业,可堪重担。朕去后……咳、咳咳咳……朕去后,内阁众臣须得倾心辅佐之,以将太-祖太宗之基业,继续发、发扬光大……”

此时的隆丰皇帝神思很清明,他许是知道自己为时不多,已在这昏迷的时间内把诸事权衡清楚。
齐王虽与自己同为许惠妃所出,但年纪最幼,且性情直爽,擅打杀而弱智谋。若扶他上位,诸王必定难服,届时一定会把裕亲王推出来,大奕要乱,自己将愧对列祖列宗。
而如果扶裕亲王,以裕亲王这些年谦恭隐捺的性子,看在自己多年对他厚待与临死前禅位的份上,至少会对齐王网开一面,并保诸王安分……何况这帝位,即便自己再不承认,原本也是应该属于他楚昂的。现下还了他,将来史册上也能给自己多留一点英明。

隆丰皇帝说着,重重地喘了几口气。分明偏殿那边的僧人还在“靡靡摩摩”地唱,怎么感觉整个寝殿内却异常安静,只余下他的呼吸声。
一下一下揪着人的心,生怕忽然就断了。这和情-爱、和君臣没有关系,是天子之尊于天下世人的承托,托不住,天就要塌。

万禧凝着皇帝依旧俊朗的侧脸,眼泪掉下来。用力咬住颤抖的唇,红着眼眶站起来走到外殿。
“奉皇上旨意……即刻就出宫接人吧!”她的语气里有隐匿的怨,攥了攥宽大的绸袖,又狠声道:“传令皇城禁卫军恪守四门,今夜任何人不准出纰漏,违者拿命是问,连坐罪责!”
大太监张福诺诺地应了声:“奴才遵旨。”弓着腰急急地踅下台阶。
这边厢继续施针的施针,煎药的煎药。

养心殿外跪了长长的一地,六宫妃嫔哪里敢离去。夜,渗幽幽的,如同她们的命运。
大奕王朝有嫔妃殉葬之礼,今夜之后惨淡凄凉。
唉。张太监看了一眼,叹口气出去了。

“驾——”
十几骑骏马在夜色中匆匆赶往西亭子街的裕亲王府。

这会儿已是丑时过半,街上打梆子的又敲了几声,空荡荡几无行人。
西亭子街清悄悄的,这条街上住着先帝留下的几个皇子,裕亲王是先太后嫡出,其余的肃王、庆王等都不是。
几个王府沐浴在蔼蔼的夜色中,但今天晚上恐怕没有哪一个府上的主子能够睡得着。都在宫中布着眼线,这样大的变故他们哪里会不晓得,恐怕各个都在心里打着怎样的算盘。

果然,老太监张福带着十几名禁军护卫刚下到王府门前,裕王府漆红大门上的狮子铜锁就见晃了晃,大门吱嘎打开。
管家太监何荣碎步疾疾走进正院,裕亲王楚昂随后披着衣袍赶出来。
是个二十八-九的谦俊男子,五官约莫和皇帝有几分相似,都是楚氏皇族的清贵与冷淡。拜了一拜,叫家仆摆上香案,张太监也不多废话,念起谕旨。

“……臣弟惶恐,岂堪圣眷!”裕亲王双手很沉重地接过明黄的圣旨。
随后那屋子里便传出来年轻妇人的哭啼,身影渐近,端庄婉秀,姿容贤淑。
嘤嘤泣道:“王爷,此事万万不可,你再去宫中求求皇上……”
被他喝了一句:“妇道人家懂得甚么。”
嘴上呵斥,自己的脸上却不见得有欢喜,叫张福道:“有劳张公公,容本王前去换件衣裳。”

“王爷不必多虑。”张太监将他目中凄色收入眼底,不由暗自腹诽,也难怪皇上临死前这样托付,别个王爷恐怕不知道多么巴不得呢,也就是他裕亲王夫妇,宁守着自家王府过小日子。
心里这么想,面上却无动静,勾着腰站在院中央的一棵青松下等待。

后院守夜的太监已把房门打开,点了一盏昏蒙的灯。黄花梨嵌云石罗汉床边跪着十岁的郡主和九岁的大世子,床上睡着个小男孩,约莫四岁上下,半夜里把褥子踢开,露出来丰俊可人的小模样。
三个皆为裕王妃所出。
其余的偏院里陆陆续续也点起了灯盏,传来幼儿的嘤泣,那是侧妃张氏与通房殷氏生下的庶子庶女。今夜整座王府人人胆战心惊。

今上生性多疑,年长王爷九岁。太后逝世得早,这些年王爷为了保命,娶妻纳妾,谦恭低调,岂料到头来依旧逃不过这一劫。
裕王妃心里就跟刀割了一样难受,她恐怕隆丰皇帝大行之前要先替齐王清除障碍,只是用帕子拭着泪眼道:“此番前去宫中,必定凶多吉少,若是王爷去了不归,这一院子的女人孩子可怎生是好?”

怎生是好?若自己去而不归,其余诸子又岂能苟活?
裕亲王背过身去,轻轻咬着牙隐忍:“我带一个嫡子进宫,看在孩子的份上,兴许能让他明白我并不存争权夺位之心。倘若过了明日未时仍无消息,剩下的一子你且交与管家,由他送出顺承门外。你自己……且好生珍重。”
他声音也如姿容清贵,冷幽幽的听不出喜怒哀乐。王妃萋萋哭,泪眼婆娑地看着地上的大世子,还有床上睡着的小儿。

九岁的世子楚祁跪爬到父王腿前,扬起雅俊的脸庞,呜咽泣道:“父亲带儿子前去,弟弟尚幼,且把他留在母亲身边。”
裕亲王无动于衷,只对王妃淡淡道:“由你自己选吧。选了哪个都是你自个的决定,日后都不要怪本王。”
王妃看了看大儿子,莹白的指尖落在小儿稚嫩的脸蛋上,忽而一狠心,抱起来使劲地亲了亲。
“帝王薄情,稚子或能博些许怜意,王爷带邹儿走吧……把柜子里的翡翠镶金长命锁拿来,给小世子戴上。”她哽咽着。
“是。”丫鬟低声领命。

楚邹睡得深沉,梦中还在记挂着下午未曾抓住的蛐蛐,浓密的睫毛微微轻颤着,丝毫不知大人们正在给自己做的决定。
王妃给他戴上长命锁,然后裕亲王走过来,几乎是闭着眼睛把儿子抱了过去。

老太监张福带着一行人匆匆往外走。
裕王妃追到门外:“十三岁上与王爷成亲,相濡以沫十三载,不到万不得已时刻,我都在府里等你回来——”
裕亲王高高跨坐上马背,背影笔管条直,宛若未曾听闻。喝一声“驾”,便头也不回往内廷打马。
偏院里终于哭声一片。

儿子在怀里暖暖的,小孩子天生火气大。他待看不到妻子了,这才兜住那俊秀的小脸蛋,缱绻地在耳鬓蹭了蹭。
生得真是好看,像他,容长瓜子脸儿,眼角弧度微微向上。小小年纪就已有了一股冷芒气宇,微蹙的眉头又让人觉得性情寡柔。
裕亲王亲他,兜在他小袍上的指骨不自觉紧了一紧。

“哗啦——”天空一道闪电划过,紧接着嘀嘀嗒嗒迅速落下来豆大的雨点。他用雨衣罩住父子二个人,就这样一路抱着去往皇宫。
生自皇家的男子向来面冷,命运如履薄冰,多活一日都像是上天的赏赐。

weinxin
芭莳圈
关注公众号,更便捷获取小说推荐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